《基督徒是否可以逃离致死的瘟疫》之疫情时期的属灵争战

疫情时期的属灵争战文

马丁•路德 著| 报童 译

同样,我们也必须在其他困难和危险中对我们的邻居给予同样的对待。若是有人的房屋起火了,爱心将催逼着我跑去帮他灭火。若是周围有足够的人手能够把火扑灭,那么我或是回家,或是留下帮忙则皆可。若是有人落水或掉入坑里,我不敢转身离开,而是要尽快尽我所能地帮助他。若是已经有人出手相助了,那么我便可安心了。若是我看到有人饿了或渴了,我便不可置若罔闻,而是必须来供应饮食,并且不去考虑如此是否会让自己陷入贫乏。一个人若非在不影响自己安全和财产的情况下帮助或支持他人,那么他就永远不会帮助他的邻舍。他总是会算计这样做可能会带来一些不利、损害、危险和损失。没有一个人可以和他人相邻而居,却不危及他的安全、财产、妻子或孩子。他必须承担的风险就是火灾或其他事故会在邻舍的房屋里发生,却摧毁他的身体或剥夺他的财产、妻子、孩子乃至所有的一切

凡不如此待邻舍的,反而离弃他人,使其遭难的,在上帝眼中便形同杀人了,正如圣约翰在他的书信中所言,“凡恨(路德原文为不爱)他弟兄的,就是杀人的”,又说,“凡有世上财物的,看见弟兄穷乏,却塞住怜恤的心,爱上帝的心怎能存在他里面呢?”(约一3:15,17)。这也是上帝藉着先知以西结审判所多玛城的罪恶之一(结16:49),“看哪,你妹妹所多玛的罪孽是这样:她和她的众女都心骄气傲,粮食饱足,大享安逸,并没有扶助困苦和穷乏人的手。”因此,基督在末日必要定他们为杀人的,那时祂会说,“我病了,你们不来看顾我”(太25:43)。如果这是对那些不去探望病患和穷人或不为他们提供救援之人的审判,那么之于那些抛弃他们,让他们如同猪狗一般苟延残喘之人又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的,那些抢夺穷人家中所剩无几的,又用各样的法子苦害他们的,将来又会怎样呢?这就是暴君对待接受福音的穷苦之人的所作所为。但就随其所便吧,他们会自食其果的。

哪里要是有这样高效的政府就好了,即无论在城市还是全国,能够保障市政公屋和医疗人员来照顾病患,从而使得身处私人住所的病患得以被送往救治之处——就像我们的祖辈留下如此多敬虔遗产的意图和目的一样,例如济贫院、医院以及养老院,为的是无须每个公民都有必要在自己家中拥有一个医院。每个人都应该提供慷慨的帮助和贡献,尤其是政府,那么这便确实是一个很好的、值得称赞的、有基督样式(Christian)的安排。在没有这样机构的地方(或只有少数地方有),那么无论何种情况,我们都要彼此医治和护理,否则就有可能失去上帝的救赎与恩典。因此,上帝的话语和命令如此吩咐,“要爱人如己”,马太福音7章12节又说,“无论何事,你们愿意人怎样待你们,你们也要怎样待人。”

现在,若有一场致命的传染病肆虐而来,我们应该留在原地,做好准备,鼓起勇气面对这样一个事实,即我们是相互依存的(如前所述),因此我们不能抛弃他人或逃之夭夭。首先,我们可以确信上帝的刑罚已经临到我们身上了,不仅是为了严惩我们的罪,也是为了试炼我们的信心和爱心——我们在此的信心会使我们得以看见和经历我们应该如何回应上帝;我们在此的爱心会让我们知道如何对待自己的邻舍。我的观点是,所有的流行病,无论何种瘟疫,都是邪灵致使有毒的空气在人们之间传播,或者呼出一种引起瘟疫的气息,将致命的毒病注入人的肉体中。然而,这是上帝的命定和刑罚,我们必须坚忍地顺服并服侍我们的邻舍,甚至冒上生命的危险,正如圣约翰所教导的,“主为我们舍命,我们也当为弟兄舍命”(约一3:16)。

当一个人在病人面前被恐惧和厌恶所淹没时,他应该鼓起勇气和力量,坚信是魔鬼在他心中激起了这种厌弃、恐惧和憎恶。牠是一个如此冷酷无情又狡猾奸诈的魔鬼,不仅从未停止杀害,而且以使我们陷入极度恐惧、担忧和焦虑为乐,以至于我们对死亡闻风丧胆,在我们的一生中惶惶不可终日。因此,魔鬼要把我们从这种生活中驱逐出去,试图使我们对上帝绝望,更让我们面对死亡时心不甘情不愿且毫无准备,并在恐惧和焦虑的狂风暴雨和阴霾密布之下,使我们忘记并失去基督,就是我们的真光和生命,从而对身陷祸患的邻舍置之不顾。我们会因此而既得罪上帝也得罪人,而那将是魔鬼的荣耀和快乐。因为我们知道这不过是魔鬼的把戏,为叫我们提心吊胆,我们反而应该对此不屑一顾,鼓起勇气将怨恨和恼怒都归于牠,并将所有的惊恐都物归原主。我们应该用如下对魔鬼的回应来武装自己:

“你这个魔鬼,带着你的惶恐滚开吧!恰恰因为你对我伸出援手的行为恨之入骨,我更要不顾一切地帮助病患的邻舍,并以此使你恼怒。我会对你不以为意:我有两记重拳来对付你:第一,我知道帮助我的邻居是上帝和所有天使所喜悦的事,我如此去行,乃是照上帝的旨意,是真正地事奉和顺服祂。更何况你对此是如此地恨之入骨且极力反对,那就更加讨上帝的喜悦了。如果我能借此取悦一位天使,使他以此为乐,那么我将会欢欣鼓舞地如此去行。但如今我主耶稣基督和众天使天军都喜悦这样的行为,因为这是出于我的天父上帝的旨意和命令,那么任何出于你的恐惧又怎能使我失去这属天的喜乐或不取悦我的主呢?或者说我又怎能对你阿谀奉承,以便给你和你在地狱里的差役理由对我冷嘲热讽呢?不,你并不能一锤定音。如果基督已经为我流了宝血且为我而死,我为何不能为了祂而甘冒微小的危险,并且对这微不足道的瘟疫视有若无呢?倘若你能恐吓我,基督就能使我刚强。倘若你能杀害我,基督就能赐我生命。倘若你露出沾满毒液的獠牙,基督却坐拥万斤良药。难道在我灵里所亲爱的基督并祂的训词、仁爱和一切的鼓励不比在我软弱的肉体里你这狡诈无赖的魔鬼并你那虚假的惊恐更重要吗?断乎不是!滚开吧,魔鬼。看呐,基督在这里,作为祂执事的仆人,我也在这里。基督必得胜!阿们。”

对付魔鬼的第二记重拳是上帝全能的应许,祂藉此鼓励那些服侍贫乏的人。祂在诗篇41篇1-3节说到,“眷顾贫穷的有福了!他遭难的日子,耶和华必搭救他!耶和华必保全他,使他存活;他必在地上享福。求你不要把他交给仇敌,遂其所愿。他病重在榻,耶和华必扶持他;他在病中,你必给他铺床。” 上帝所应许的这些荣耀和全能,岂不是都一并赐给那些服侍贫乏之人吗?还有什么会使我们恐惧,或使我们远离如此极大和神圣的安慰呢?与上帝的应许和奖赏相比,我们能给贫乏之人的帮助实在是微不足道,正如圣保罗向提摩太所提及的,“惟独敬虔,凡事都有益处,因有今生和来生的应许”(提前4:8)。敬虔无非就是服侍上帝,而服侍上帝就是服侍我们的邻舍。经验表明,那些用爱心、忠心和真心来护理病人的人们通常会被保守。虽然他们或许会中毒,但却不遭害。正如诗篇所言,“他在病中,你必给他铺床”也就是说,你将他的病患之床换成了康健之床。如果一个人因为贪婪,或者期望得到一笔遗产或想在此类服侍中获得一些个人利益而去照料病患,那么当他最终被感染、毁容乃至在继承某些财产或遗产之前死亡,便不应该感到惊讶。

然而,凡因上帝恩惠的应许而服侍病患的,尽管他可以得到与自己相称的报酬,因为凡作工的,都配得他的工价——但无论是谁如此去行的,都将十分确信自己是被看顾的。上帝将亲自成为他的侍者和医生。这是何等的侍者!何等的医生啊!朋友,同上帝相比,所有的医生、药剂师和侍者又算得了什么呢?如果一个人即使他身上传染性的疖子多如汗毛,或是背曲腰弯地背负着一百具瘟疫缠身的尸体,却仍然跑去服侍病患,这难道不是一种鼓励吗!所有的瘟疫和邪恶对上帝而言算得了什么呢?又是谁催逼自己与我们联合,成为我们的侍者和医生呢?你这彻头彻尾的不信之人,真是可耻啊!你轻视了这极大的安慰,让自己被一些小小的疖子或不确定的危险吓得魂飞魄散,而非被上帝如此信实可靠的应许所鼓舞! 倘若所有的医生和整个世界都在服侍你,然而上帝却不临在,那么对你又有什么益处呢?再者,倘若全世界都对你众叛亲离,也没有医生肯伴你左右,却有上帝凭祂的信实与你同在,那么又会有什么祸患呢?岂不知在你周围有千万的天使保护你,使你可以将瘟疫踏在脚底,正如诗篇91篇所言,“因他要为你吩咐他的使者,在你行的一切道路上保护你。他们要用手托着你,免得你的脚碰在石头上。你要踹在狮子和虺蛇的身上,践踏少壮狮子和大蛇。”

因此,亲爱的朋友们,让我们不要绝望到对自己义不容辞要帮助的人们弃之不顾,并且以如此懦弱的方式对来自魔鬼的恐惧逃之夭夭,又让上帝和众天使都黯然神伤。因为,毫无疑问这样的人是轻看上帝极大的应许和诫命,让自己的百姓身陷贫乏,又犯了上帝一切的律法,并谋害了自己所弃的邻舍。我担心在这种情况下,上帝的应许将被翻转,变成可怖的威胁,然后诗篇41篇就会以这样的方式读给他们听:“不扶助穷乏人,却离弃他们的,那人是可咒诅的。耶和华也必不怜恤他,在他遭难的日子,必不搭救他。耶和华必不保佑他,使他存活。耶和华必不使他在病中苏醒,也不使他从榻上起来。”因为“你们用甚么量器量给人,也必用甚么量器量给你们”(太7:2)。除此之外别无他法。听到这个简直太可怕了,更可怕的是等待它的发生,而最可怕的是经历它。如果上帝收回祂大能的手并弃绝我们,那么除了各式各样的邪恶,还能有什么发生呢?如果违背上帝的命令,一个人对自己的邻舍弃之不顾,那就不可能有别的结果。除非真心悔改,不然这样的命运定会降临在这类人的头上。

我很清楚,如果是基督或祂的母亲因病不起,每个人都会热切关心,并乐意成为仆人或帮助者。每个人都想要勇敢无畏;没有人会逃跑,而是每个人都会跑过来。然而,他们却听不见基督自己所说的,“这些事你们既做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太25:40)。当祂谈及最大的诫命时,祂说,“其次也相仿,就是要爱人如己”(太22:39)。你们在那里听见了,爱邻舍的诫命,等同于爱上帝的诫命,并且为你的邻舍所做的,或所没有做的,就意味着你如何对待上帝。你们若愿意服侍基督,那很好呀,你近在咫尺身处病患的邻舍就是机会。你到他那里去服侍他,就必在他里面得见基督,不是在外面,乃是在他的话语里。如果你不想或不屑服侍你的邻舍,那么你可以确定即便是基督躺在那里,你也会无动于衷,让其自生自灭的。那不过是你的一种幻觉,使你自高自大,以为若基督亲自在那里,你就真愿意服侍祂。那些只不过是谎言;凡要亲自服侍基督的,也必服侍他的邻舍。这是对我们的惧怕和可耻的逃跑的警醒和鼓励,因为魔鬼总想引诱我们,叫我们在与邻舍相交的事上,轻忽上帝的命令,从而使左手犯罪叫我们跌倒。

还有其他的罪是右手叫我们跌倒。这些人从事鲁莽,不顾后果,试探上帝并且无视一切可以对抗死亡和瘟疫的事物。他们不屑于使用药物,更不会与受鼠疫感染的地方和人隔离,而是毫无顾忌地取乐消遣,希望证明自己是多么特立独行。他们说这是上帝的惩罚;如果祂想保护他们,他便可以不吃药,也无须我们的细心照料。这不是信靠上帝,乃是试探上帝。上帝创造了药物,并赋予我们智慧来保护和照顾好身体,这样我们才能健康地生活。

人若在不损害邻舍的情况下,不使用自己的智慧或药物,这人就伤害了自己的身体,就要谨慎,免得在上帝眼中被视为自杀。同样的道理,一个人若是不吃不喝,不穿不住,并且大胆地宣告他的信心,即如果上帝要使他免于饥饿和寒冷,他就可以不吃不穿。实际上这就是自杀行为。更可耻的是,一个人对自己的身体毫不在意,便不能尽其所能保护它免受瘟疫的侵害,从而使得那些本该活下来的人被感染中毒,而他若是尽好自己的本分照顾自己的身体就不至于如此。因此,他要在上帝面前为他邻舍的死亡,并对多次谋害他人有不让之责。事实上,这些人的行为就像城里的一所房子着火了,却没有人试图去灭火。相反,他们给火势的蔓延留下余地,以至于全城都付之一炬,而他们却说,若是上帝愿意,祂可以不藉着水来拯救这座沦为火海的城市。

不,我亲爱的朋友们,这样不行。要使用药物;服用一些对你有帮助的药物;用熏蒸来消毒房屋、庭院和街道;当你的邻舍不需要你或已经痊愈时,你应该与他们隔离,总之要像一个想要帮忙扑灭城中烈火的人。如果说烈火吞噬的是木材和稻草,那么除了生命和肉体之外,传染病还能吞噬什么呢?你应该这样想:好吧,奉上帝的命,仇敌给我们送来毒药和毒物。那么,我更要祈求上帝的仁慈来保护我们。然后我就要熏蒸消毒,努力净化空气,拿药,服用。不需要我在场的时候,我会主动隔离以免被感染,从而可能再去感染他人,导致有的人因我的疏忽而死亡。如果上帝想要带走我,祂一定会找到我的,而那时我已经完成了祂所给我的托付,因此那时我对自己或他人的死亡都不再负有责任。然而,一旦我的邻舍需要我,如上所述,我将不再回避,并责无旁贷的去帮忙。看哪,这才是敬畏上帝的信心,既不急躁,也不鲁莽,更不试探上帝。

此外,染上疾病并康复的人应当与他人隔离,除非必要,不得让他人靠近自己。如前所述,尽管一个人有需要时应该有人来帮助他,但反过来,在他康复之后,他也应该对他人伸出援手,这样就不会有人因为他而受到不必要的危险,从而导致他人的死亡。智者说得好,“爱危险的,必死于危险之中”(德训篇3:27,天主教思高圣经)。如果某个城市的民众在邻居有需要的时候大胆的活出信仰,且在没有紧急情况的时候谨慎行事,如果每个人都能尽其所能避免传染,那么死亡人数尚且还在情理之中。但是,如果有些人过于恐慌,对处于困境的邻舍弃之不顾,又有人人愚蠢到不采取预防措施,反而会加剧疫情的蔓延,那么魔鬼就会独霸一方,并且许多人将会死去。这两方面都是对上帝和人的严重冒犯——要么试探上帝,要么陷入绝望。逃离的,却被魔鬼追赶;谁落在后面,就被魔鬼手到擒来,谁也逃不掉

有些人甚至更糟。他们对自己患有疫病秘而不宣,却相信通过传染他人,得以摆脱鼠疫,进而康复。带着这种想法,他们进入街道和家庭,试图让孩子们或仆人们染上这种疾病,从而拯救自己。我十分确信这是魔鬼的作为,牠促使命运之轮发生了扭转,从而使这一切发生。我已经听说一些令人发指的恶行,他们进入家庭并在人群中传播病毒,因为他们觉得瘟疫还没有蔓延到那么远的地方实属遗憾,所以希望把病毒带去,仿佛恶作剧一般把虱子放进毛皮衣服里,或者把苍蝇带进某人的客厅一样。我不知道是否该相信这种传言,如果是真的,我不知道我们德国人到底是魔鬼还是人。必须承认,有些人真的非常下流邪恶。魔鬼绝不会无所事事。我的建议是,如果发现这样的人,法官应该揪着他们的耳朵,并交给刽子手杰克师傅,作为彻头彻尾的蓄意杀人犯来处理。在我们镇上,除了杀人犯,有谁能与这样的人相提并论呢?到处都有凶手用刀谋害他人,却无人能找到罪魁祸首。因此,这些人在这里感染了一个孩子,在那里感染了一个妇女,却永远不会被抓住。他们继续谈笑风生,好像大功告成了一般。在这种情况下,与其同这些杀人犯生活在一起,还不如与野兽同宿。我甚至不知道当如何向这些杀人犯传道。他们毫不在乎。我呼吁当局负起责任,把他们交给刽子手杰克师傅来处理,而非医生。

如果在旧约中,上帝自己下令将麻风病人从人群中隔离出去,并强迫他们住在城外以防止感染(利13-14章),我们必须对这种危险的瘟疫采取同样的措施,使任何受感染的人与他人隔离,或把他带走并迅速给予药物治疗。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有责任帮助这样的人,而不是像我以前多次指出的那样,在他处于困境时弃之不顾。这样病毒就能及时遏制,这不仅对个人有利,对整个社会也是如此,因为若是一个人被允许有感染他人的风险,那么整个社会就可能一发不可收拾。我们在维滕堡的瘟疫是由污秽引起的。感谢上帝,空气仍然是一尘不染的,但有些人由于自己的懒惰或鲁莽而被感染了。因此,魔鬼由于自己在我们中间引起的仓皇出逃而自得其乐。愿上帝挫败牠!阿们!

这就是我们关于因鼠疫而逃离死亡的思考和结论。如果你有不同意见,愿上帝光照你。阿们![16]

未完待续……

注释:

[16] 下面的部分由路德后来添加。

留下评论